全国服务热线:+86 181 3759 8501
公告:
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: > 澳门葡京官网 >
薪酬体系更灵活 如今幼儿培训机构受到幼师青睐时间:2019-06-23   编辑:admin

原标题: 薪酬体系更灵活、发展前景被看好 如今幼儿培训机构受到幼师青睐

薪酬体系更灵活 如今幼儿培训机构受到幼师青睐

图片说明:陆丽频认为“全面二孩”后,幼儿园面临着较大压力,而社会上的教育培训机构可以成为有效补充。    青年报记者 施培琦 摄

据《青年报》报道,一直以来,进入公办示范幼儿园工作是很多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的“第一志愿”。不过,随着就业观念日渐多元化,如今一些幼儿教师也开始选择到教育培训机构工作,有的甚至是从干得“风生水起”的公办示范园“跳”出来。为什么会选择进入教育培训机构工作?培训机构与幼儿园的工作模式有何不同?青年报记者对培训机构的老师进行了采访。

目标 

看中广阔前景辞职创办培训机构

在普陀区杏山路上,有一家周边居民熟知且口碑不错的“灵麟教育”,它的创办人就是从公办示范幼儿园“跳槽”出来的陆丽频。自2013年创办,仅仅用了三年多时间,“灵麟教育”就已经发展到一个总部、两个分部、5000多人次学生的规模。而说起当初辞职创业,陆丽频说父母差点都要跟自己断绝关系。

“我经常做别人想不通的事。”回顾自己十余年的职业生涯,陆丽频这样说道。在她看来,自己毕业后做的两次重大决定都是别人不理解的,一次是当初坚持留在市区幼儿园实习,一次是从公办示范园辞职出来创办培训机构。

2005年,陆丽频从上海行健职业学院学前教育专业毕业。作为金山区的定向委培生,按照常规的做法,她应该回金山找一家幼儿园实习,然后顺理成章留园工作。但陆丽频却坚持选择投简历到位于市区的上海市实验幼儿园实习。“当时有句话,叫‘中国幼教看上海,上海幼教看实幼’,我就是想看看最好的幼儿园是什么样的。”

经历了一个多月的等待后,陆丽频终于来到实幼实习,但摆在她眼前的是残酷的竞争形势。“当时有很多实习生,只有我一个人是大专生,其他人都是本科,而当年实验幼儿园就只有一个编制名额,所以我留下的希望非常渺茫。”陆丽频说,虽然知道留下的可能性不大,但抱着尽量多学本领的心态她还是非常努力,“经常自己加班,弄到晚上七八点才下班。”没过几个月,由于所跟的班上有老师怀孕,陆丽频作为实习生开始进班带班。又过了两个月,幼儿园有一次派年轻教师到加拿大进修的机会,而这个机会最终落在了在英文方面刻苦钻研的陆丽频头上。

从国外培训回来后,陆丽频直接被派到南昌负责红谷滩分园的筹建工作,在那边用一年多的时间完成了分园的招生、课程、科研、教研体系建设等工作后,她被召回上海。因为工作努力,能力出色,陆丽频很快就成为实验幼儿园的骨干教师,29岁时,她成为实验幼儿园工会主席。

在外人眼中,年轻有为的陆丽频前途一片“光明”,但2013年,31岁的她却做出了辞职创办培训机构的决定。“别人都觉得我疯了,父母也非常反对,几乎到了要断绝关系的程度。”陆丽频说,她当时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想出来闯一闯,“我觉得出来的话可能会后悔,但是不出来的话一定会后悔。”而支持她做出这一决定的,是多年幼教行业工作经历让她看到的上海幼儿培训市场的广阔潜力。最终,陆丽频顶着巨大压力创办了灵麟教育,并在短短三年内就实现了盈利,“能做到三年不亏钱是很难得的,一般这一行都是5-10年才能保本。”

方向 

教育培训机构是幼儿园的延伸和补充

每天面对的同样都是小朋友,在培训机构工作和幼儿园有何不同?对此,陆丽频介绍说,从功能上来说,培训机构其实是幼儿园的延伸和补充,小朋友在幼儿园里学到的是全方位的知识,而在培训机构则是某个专项领域知识的学习和提高。相对应的,幼儿园老师和培训机构的老师工作模式也完全不同,“幼儿园的老师样样都要管,要求是面面俱到;培训机构的幼儿教师则要求必须有一项专项技能,要是某一个领域的精英,也就是一专多能。”此外,幼儿园老师上课都是面向小朋友,而培训机构的老师除了给小朋友上课外,还有一部分工作内容是到幼儿园给一些幼儿园老师做培训,“比如,我们这边好几个专业老师,都会定期去一些幼儿园给老师上课。”

也正是因为这种不同,使得培训机构在年轻教师培养方面也与幼儿园不太一样。陆丽频说,因为培训机构的老师要一专多能,所以,年轻老师在进入培训机构后,她都要求他们尽快选择自己主攻的方向,“目前灵麟教育一共有18位老师,英语、思维训练、音乐舞蹈等课程的老师都是专业领域的,对于新进来的年轻老师,我会要求他们用一年的时间找准自己的方向,一旦选择好了方向,公司也会提供各种机会和途径全力培养他们。”

陆丽频表示,“全面二孩”政策出台后,幼儿园面临着较大的入园压力,而社会上的教育培训机构其实可以成为有效补充。她透露,考虑到很多二孩家庭带孩子带不过来,而幼儿园资源又有限,不可能开那么多托班,相关政府部门已在寻找一些教育培训机构提供托管服务,上幼儿园之前的小朋友可以在培训机构托管。

陆丽频介绍说,上海市妇联已经着手针对全面二孩而开设应对方案,明年将会推出相应的项目,这一项目今年已在做问卷调查,明年将会正式立项。“以普陀区来说,共有三家早教中心,针对的都是上托班的孩子,但还是满足不了那么大的(孩子)量,所以政府部门也想让社会培训机构成为补充力量。”她表示,普陀区相关部门领导已到灵麟教育考察过,“我们的硬件、软件条件都符合他们想要找的培训机构的要求。”

陆丽频坦言,对培训机构来说,承担这种项目是不赚钱的,“完全是承担社会义务,为政府部门分忧。”而一旦明年这一项目上马,培训机构就需要补充人手,“所以我回行健学院做报告的时候,经常鼓励学妹、学弟们好好学习,这是一个朝阳产业。”

[跳槽原因]

工资体系更灵活工作时间更弹性

一直以来,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的首选就业方向都是公办幼儿园。由于公办幼儿园的编制有上海户籍方面的要求,因此,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学前专业毕业生的流向都是沪籍学生流向公办幼儿园,非沪籍学生流向民办幼儿园。但最近几年,随着培训机构的大量涌现,再加上就业观念日渐多元化,越来越多的毕业生在择业时也把目光瞄向了教育培训机构。“90后”的朱桥就是在当了一年小学老师后毅然“跳”到了培训机构。“我实习时带的是初三和高中生,工作后带的是小学,而在培训机构面对的是幼儿园年龄的孩子,刚开始一度也有些担心不适应,但上了半年之后觉得还蛮喜欢的,就一直干到现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