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服务热线:+86 181 3759 8501
公告:
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: > 葡京赢钱攻略 >
两岁女童幼儿园里“被床摔死”?时间:2019-06-23   编辑:admin

两岁女童幼儿园里“被床摔死”?


燕赵都市报驻承德记者 尉迟国利 文/图

随着现代家庭对孩子教育的重视,学前教育也越来越为广大家长认可。在广大县乡农村,一大批幼儿园如雨后春笋般出现。其中很多就是条件简陋或无资质的幼儿园,无论在幼儿教育,还是园区管理上,更是不具备资质和经验。日前,本报刚刚报道了泊头小燕子幼儿园里孩子“午睡死”的消息。8月1日,承德围场一名两岁多的女孩因幼儿园“床倒,摔着”后,死在医院里。幼儿园里孩子非正常死亡事件频发,令人痛心。痛定思痛,在幼教市场蓬勃发展的同时,如何加大幼儿教育的投入,加强对幼儿园的监管,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■事件:女童幼儿园“摔着”后死亡

8月1日,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一名两周岁多的小女孩死在了县医院里。此前,小女孩所在的私立幼儿园称,“床倒后,孩子被摔着了”。目前,警方已立案调查此事。

张小金是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围场镇车子村人,其女儿陈颖两周零两个月大。考虑到能让孩子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,她于6月19日,将女儿送到了县城里的朵朵幼儿园。当时她与幼儿园约定,孩子属于全托,月托费为500元,不包括孩子吃雪糕、水果和感冒等药费。“当时送孩子到幼儿园时,幼儿园二楼屋里有30多名孩子上课。”

7月31日19时30分左右,张小金突然接到了幼儿园负责人打来的电话称,“孩子摔着了”。张小金进一步询问如何摔着孩子时,对方答复称是7月30日发生的事儿,当时床倒了摔着了孩子。心急如焚的张小金立即从乡下家中赶到县城,双方在县医院门口见了面。“当时天黑,也没有发现孩子其他症状,只是询问是否已经为孩子做了检查、”张小金说,“幼儿园说做了检查没啥事儿,并要我们为孩子做热敷。”张小金便带孩子回到了家中。“可到家后,孩子无精打采,吃什么吐什么,折腾了一宿。”于是,8月1日一大早,张小金等人将孩子送到了县医院,但孩子于当日9时多死亡。

张小金家属报案后,警方对孩子进行了尸检。目睹尸检过程,孩子亲属告诉记者,尸检中发现孩子颅骨骨折,肠管已断,胸腔内有大量积液。截至8月7日,孩子家人还没有拿到尸检报告,孩子死因尚未最终确认。

■踏访:当事幼儿园为黑幼儿园

按照有关规定,开办私立幼儿园需相关手续,这些手续包括:幼儿园的场地教室要求、消防安全要求、卫生许可证、从业人员健康证、幼儿教师资格证等,经教育主管部门审批合格方可开办。死亡孩子的亲人告诉记者,朵朵幼儿园只有卫生许可证,没有其他证件。

8月3日,在围场县城河东硅沙路上,记者找到了朵朵幼儿园。这是一栋三层小楼,门口牌子十分显眼,楼道内画着各色图案。在二楼共有两户居民,均房门紧闭。三楼则被铁门锁着。

记者敲开幼儿园的房门后,看到屋内堆放着小椅子等物品,原来的卧室被改造成教室。大厅内挂着一张卫生许可证,并没有看到其他证件。

据看屋子女子介绍,幼儿园是其儿子和儿媳妇开办的,他们去办事情了,具体情况她并不知情。记者致电该幼儿园的负责人,对方称不方便介绍情况便挂断了电话。

随后,记者采访了围场文体教育局。该局副局长孙孝向记者证实,朵朵幼儿园并没有经过审批,属于黑幼儿园。“对于这样的黑幼儿园,教育局是否知情?”记者问,对方答复称,朵朵幼儿园负责人曾到教育局咨询过,但该局的工作人员检查后发现并不符合规定便没有进行审批。对于两岁女孩陈颖死亡一事,教育局称并不知道此事。

■部门:幼教行业监管成难题

陈颖的突然死亡,在围场县城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震动,也暴露出广大县乡农村幼教行业存在的一些问题。

围场文体教育局副局长孙孝介绍说,围场全县一年内入幼儿园的人数在5000人至6000人之间,县城有1000多人,但县城内公办幼儿园只有一小、回小、五小和政府等几家,登记注册的只有两家民办幼儿园。每到入学时,因公办幼儿园招生人数有限,并不能满足学生家长的需求,“进入公办幼儿园特别不容易”。

根据《幼儿园管理条例》规定,擅自招收幼儿的,由教育行政部门视情节轻重,给予限期整顿、停止招生、停止办园的行政处罚。孙孝坦承,“私立幼儿园不太好监管”。

孙孝介绍说,一些幼儿园并不到教育局审批便私自开园招生,这给教育部门监管带来难度。而教育部门走访发现,一些所谓幼儿园只有十来个孩子,一询问对方便称是“给亲戚们看的孩子”。另外,如果真要取缔的话,从农村来的和随父母到县城打工的孩子的安置又是一个问题,因此在操作上也十分困难。

孙孝指出,关于幼儿园目前只有一部《民办教育促进法》供参照,并没有明确的要求,这也是不太好监管的原因之一。“取缔不应是教育部门一家的事儿,而应是多个部门配合才能取得实效。”孙孝建议说,取缔黑幼儿园应该公安、工商、消防等部门一起行动。对于下一步工作,孙孝表示他们将向主管县长汇报有关情况,由政府牵头组织几家单位共同清理黑幼儿园。

■呼声:加大幼教监管和规范化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诸如朵朵幼儿园这样手续不全的幼儿园在承德不仅一家。现在农村家长手里不差钱儿,或是一些农民到县城打工,一些家长为了能让孩子有一个好的学习、生活环境,便想尽一切办法将孩子送到县城、市里来接受教育,于是一些私立的幼儿园也就应运而生。而公立幼儿园难入,也是催生黑幼儿园出现的另一个重要原因。这些黑幼儿园大多出现在一些镇所在地、县城周边和城中村,甚至一些大的村庄也有所谓的幼儿园。有些幼儿园就建在村民家院内,院内画上一些图案,买来几个滑梯等玩具便办起了幼儿园。

承德一位教育界人士介绍说,这些幼儿园往往存在着四大问题:一是安全问题。一些幼儿园并没有固定的活动场所,游乐设施简陋,孩子们在游戏中存在安全隐患。二是卫生问题。一些幼儿园并没有取得行政主管部门颁发的卫生许可证,从而失去了监管。有的幼儿园设施简单厨房无消毒设备,加上有的老师直接用手分发食物,极易引起细菌感染和交叉感染。三是师资问题。有的私立幼儿园从师资力量上不具备开办幼儿园的资格,没有合格的幼儿园教师,没有规范的教学设备,没有系统的教学课程。用家长们的话说:只是在哄孩子玩。对幼儿的早期智力开发极为不利。四是收费标准不透明,收费不合理。部分幼儿园受到利益驱动,随意增加收费项目,家长们不知哪些该收、哪些不该收。